美国猪肉产业政策评述(上)

2015-02-10 11:17:43   《中国猪业》 浏览量:161
 摘要:中美猪肉产业合作兼具比较优势和资源禀赋优势的基础,本文从财政补贴、技术支持、空间布局和环境保护四个方面梳理了美国猪肉产业政策,认为美国的猪肉产业政策对其猪肉产业的发展起到了一定作用;建议我国结合自身情况,借鉴美国对猪肉产业技术和空间布局的政策,制定出有利于我国猪肉产业发展的政策。  关键词:猪肉产业,财政补贴,技术支持,空间布局,环境保护   猪肉产业和国家粮食安全息息相关,我国的粮食安全战略是: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在提高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的基础上,确保主粮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2014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决议》)。生猪养殖属于耗粮型产业,过大的饲料粮生产规模将挤占口粮生产所需要的耕地和灌溉水资源;加强与美国等猪肉生产资源禀赋丰富国家的合作,适度增加猪肉进口,有助于保障国家粮食安全。   美国是我国最大的猪肉进口来源地,2013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猪肉36.5万吨,占我国猪肉进口总量的比重高达43.43%,中国已成为仅次于日本、墨西哥和加拿大的第4大美国猪肉出口市场。2009年H1N1型流感暴发,中国暂停从美国进口猪肉。2011年5月中国解除对美国猪肉的进口限制,两国猪肉贸易逐步恢复正常。美国是世界上猪肉产业最发达的国家,种猪繁育一育肥猪生产—饲料加工—疫病防治—屠宰加工—冷链运输—市场终端等猪肉供应链环环相扣,国际竞争力很强;其在生猪养殖技术、合同养殖模式、生猪废弃物处理、猪肉品牌建设、差异化和规模化经营以及跨国投资等方面全球领先。   2013年,美国的猪肉产量为1 461.56万吨,其国内的消费量为866.8万吨,需要通过出口消化过剩的生产能力。同年,我国的猪肉产量为5 493.03万吨,消费量为5 609.6万吨,需要通过进口补充国内消费和储备。中美猪肉产业合作和贸易有利于保障我国的粮食安全,也有利于增加美国生猪养殖户和猪肉加工企业的收入。2014年6月双汇国际耗资71亿美元收购世界最大的美国猪肉加工企业Smithfield,通过并购,双汇控制了2 500家美国大型生猪养殖场,获得了美国生猪养殖和猪肉加工技术、国际知名的猪肉品牌和国际市场营销渠道,更为重要的是完善了双汇的跨国供应链。双汇的跨国并购必然会增加从美国的猪肉进口,深化中美猪肉产业合作,但其前提是要正确掌握美国的猪肉产业政策。   美国生猪产业的发展趋势包括生产集约化、规模化,存栏集中化,生产专业化,屠宰加工深入化以及品种优质化等[1]。随着生猪养殖的专业化和产业化,美国的生猪养殖场规模在扩大,数量在减少[2]。   巨大的利润空间以及规模经济效应是美国生猪产业结构变化的主要驱动力[3]。当前美国的猪肉行业由少数大型的生猪生产和加工企业组成,形成了垂直的生产加工结构,并通过合约生产的组织形式,在减少风险的同时,提高年屠宰能力[4]。William DM等[5]认为,在合约生产的产业组织下,大型的猪肉生产商拥有更强的议价能力,从而能够榨取更多的中间利润,但可能带来相应的垄断问题。虽然通过应用先进技术、利用规模效应以及饲料的配制技术使得生产效率大幅提高,但Terry Coffey[6]认为,虽然饲料利用率的提高使得生猪头均排泄物中的富营养成分减少,但是大规模专业化的集中养殖,还是对土地承受能力和水源安全提出了挑战。为此,美国国会通过了《净水法案》,对饲养规模在2 500头以上的养殖场规定了排放标准[3]。美国生猪产业的结构性变化促成了生猪产业生产力的大幅度提高,使美国的猪肉产业在国际竞争中拥有更强的竞争优势。   目前国内对美国产业政策的研究,总体上仍以借鉴国外的研究成果为主。美国的农业补贴始于经济危机时期(1933年)的《农业调整法》,并逐渐形成了以价格补贴、产量限制、粮食储备、农业出口为主要内容的农业补贴体系。美国农业补贴政策在发挥巨大功效的同时,也产生了如农产品严重过剩,价格和收入补贴政策的不合理导致农业领域的垄断发展加速等问题[7]。除了受益于农业补贴体系之外,李冉等[8]还认为,美国生猪强大的竞争力与政府在生产社会化服务、确保质量安全、环境保护和促进出口等方面的政策密不可分。   关于美国猪肉产业,国外学者主要从产业规模化和技术发展等角度研究美国的猪肉产业问题,主要结论是:美国的猪肉产业通过产业内部的整合,实现了规模化和纵向一体化;在规模经济的基础上,通过对生猪养殖技术的研究改进,提高了养殖效率,使其在国际竞争中有更强的竞争优势。国内学者则在美国猪肉产业整合的基础上,从美国的农业补贴体系、环境保护以及生产社会化服务等方面探讨了影响美国猪肉产业发展的因素。目前,现有国内外文献存在着以下不足之处:首先,对美国猪肉产业发展的研究主要集中在产业内部,外部政策因素对猪肉产业影响的研究较少;其次,对美国猪肉产业政策研究的针对性不强,不够系统全面,研究中虽有提及补贴政策对美国猪肉产业的作用,但同样适用其他产业,对美国猪肉产业的专门性政策提及较少。   在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我国政府将确保粮食安全列为六大任务之首,而猪肉产业与国家粮食安全息息相关,通过相对系统全面地了解美国的猪肉产业政策,有助于我国制定科学合理的猪肉产业政策,指导国内猪肉产业的发展。   1美国生猪生产和贸易现状   1.1生猪产量   美国主要的生猪品种有杜洛克、大白、长白、汉普夏和巴克夏等[5]。2012年,美国有6.83万家生猪养殖企业,604家猪肉加工企业。一般情形下,生猪养殖企业接受猪肉加工企业的委托进行生猪生产,并不拥有生猪所有权。美国知名的猪肉加工企业有Smithfield、Premium Standard、Seaboard Corp.和Prestage等4家公司,它们拥有大约50.5%的猪肉市场份额[7]。 图1 2004—2013年美国生猪存栏量、出栏量和猪肉产量   数据来源:USDA   20世纪80年代以来,新技术的出现和生猪养殖专业化程度的提高,大大降低了养殖成本,美国生猪价格和猪肉价格随之下降,大量的小生产者被市场淘汰,生猪养殖场数量下降,出现了规模变大、地理分布趋向于集中的局面。   2012年,美国饲养生猪需要消耗的饲料成本为0.83美元/kg,医疗防疫、燃料动力费等经营成本为0.52美元/kg,其他间接成本为0.31美元/kg;按照2012年人民币兑美元平均汇率中间价6.3125转换,美国生猪的养殖成本为10.48元/kg。同年,我国出栏的生猪可产猪肉114.5 kg/头,总成本为1 683.0元/头,即我国生猪的养殖成本为14.70元/kg,比美国高出40%,生猪养殖成本具有明显的劣势。   2004—2013年期间,美国的年生猪屠宰量一直处于平稳增长态势,但是增速较慢。2013年美国生猪屠宰量为1.12亿头,同比下降0.9%,比2004年增加800万头。同期,美国生猪存栏量保持在6 000万头~6 800万头之间。2013年生猪存栏量为6 630万头,同比下降0.1%,比2004年增加586.33万头。美国生猪存栏量于2008年达到6 817.68万头,创历史最高纪录。   美国各州生猪存栏量的差异较大,生猪养殖的空间差异性特征明显。截至2013年3月,爱荷华州生猪存栏量最大(表1),超过了2 000万头,占全美生猪存栏量的30.89%。北卡罗来纳州和明尼苏达州生猪存栏量分别为870万头和765万头,分列第二和第三位。爱荷华州、北卡罗来纳州和明尼苏达州三州的生猪存栏量占到全美生猪存栏总量的56%。
生猪存栏量(万头) 排名 占比(%)
爱荷华 2010 1 30.89
北卡罗来纳 870 2 13.37
明尼苏达 765 3 11.76
伊利诺斯 460 4 7.07
印第安纳 355 5 5.46
内布拉斯加 300 6 4.61
密苏里 275 7 4.23
俄克拉何马 229 8 3.52
俄亥俄 210 9 3.23
堪萨斯 180 10 2.77
南达科他 115 11 1.77
宾夕法尼亚 114 12 1.75
密歇根 106 13 1.63
犹他州 74 14 1.14
科罗拉多 72 15 1.11
德克萨斯 71 16 1.09
其他州 301.2  4.63
合计 6507.2  100
表1 2013年3月美国各州生猪存栏量情况   资料来源:USDA   1.2猪肉贸易量   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猪肉出口国。2013年美国猪肉的出口量为226.45万吨,占世界猪肉出口量的32.26%。2004—2013年期间,美国的猪肉出口量年均递增22.89%,同期美国牛肉出口平均年增长56.26%,鸡肉出口平均年增长15.36%。2004—2013年期间,美国对中国的猪肉出口从3.83万吨增长至22.55万吨,年均增长58.91%,超过美国猪肉出口总量的平均增速,占美国猪肉出口总量的比重从3.87%增长至9.96%,这说明在美国的猪肉出口市场中,中国的重要性在逐渐提升。   美国对日本、墨西哥、中国、加拿大和韩国5大市场的猪肉出口占该国猪肉出口总量的79%。加拿大、丹麦、波兰、意大利、墨西哥是美国前5大猪肉进口来源地。中国对美国没有猪肉出口。与美国相比,我国猪肉产量是美国的3.76倍,但是我国猪肉既不具有资源禀赋优势,又不具有比较优势。通过跨国投资和国际贸易方式,合理利用美国的猪肉生产资源,有利于逐步提高我国猪肉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图2 2004—2013年美国猪肉出口
  数据来源:USDA
  2美国猪肉产业政策   美国猪肉产业政策体系完善,不但拥有巨大的猪肉生产能力,而且培育了极强的国际竞争力。美国的猪肉产业补贴政策、空间布局政策、环境保护政策以及技术研究支持政策发达完备,值得我国农业生产部门学习和借鉴。   2.1产业补贴政策   美国农业补贴政策的目标是在农产品生产过剩的背景下为农业提供支持和保护,提高农场主抵御风险的能力,美国政府主要通过直接和间接两种方式对生猪产业进行支持。   2.1.1直接补贴   美国农业部每年制定的采购计划中就包括对猪肉的采购。当市场供过于求时,联邦政府可以加大对猪肉的采购。2008年联邦政府采购猪肉的金额达到6 260万美元,补充冻肉储备,保护了生猪养殖者的收益。美国农业部下设的风险管理局(RMA)实行了牲畜毛利率保险(LGM)。从2003年开始实行的牲畜毛利率保险规定,计算生猪养殖的预期和实际利润时采用玉米、豆粕猪肉的期货价格,并非现货价格,这有助于增加生猪养殖业对期货和远期合约的使用。当市场价格低于签订的最低赔付价格时,将由承保人做出赔偿。   2.1.2间接补贴   美国猪肉产业的发展还间接受益于政府对玉米和大豆的补贴。据统计,2003—2012年期间,美国政府平均每年对玉米补贴约47.3亿美元,对大豆补贴约15.26亿美元(EWG Farm Subsidy Database)。此项补贴促进了农产品产量的提高和价格的下降,弥补了因玉米和大豆不断下降的价格对种植者造成的损失。据美国农业部估算,美国60%的玉米和47%的大豆产量用作畜牧业饲料。美国政府对玉米和大豆补贴的最大受益者是美国国内的畜牧养殖场和大型肉类食品公司。谭莹等[7]估计美国肉类食品公司年均间接接受政府对农业公司的补贴35.55亿美元。   作者: 福州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陈中彬 陶红军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我有话说:

验证码: 联系方式: 可不填!
文明上网 理性评论

网友评论:

诚博娱乐 诚博娱乐